写给我的施先生

当我们签订完认购房协议时,广播在整个大厅里播报:“恭喜施先生认购……”我牵着他的手,笑了起来,施先生,好像从来没有听到有人这么称呼你啊,他不好意思的笑笑,原来,我的施少年在不经意间已经长成了施先生。

20岁的他戴着丑丑的小红帽拍照,一和女孩子讲话就会害羞的红着脸,被我欺负时也只是无辜的不还口,第一次牵手,“那个,我可以牵你的手吗?”暖暖温润的手心让人心跳加速,第一次公主抱“我想看看你有没有100斤,我没有那么胖啦,我抱下就知道了”整个脸都涨的绯红,第一次接吻“嗯,我想送你一件礼物,要闭着眼……”两个人慌慌张张的碰了下嘴唇。

20-24岁,在之后的四年里,我们相隔半个中国读着不同的大学。我一直都是很懒很懒的人,忘记带手机,忘记回电话,忘记要道声晚安,自由的我总是让那一头的他担心。每个学期都会打工赚钱,足够一次团圆的机会,他会剥一整包瓜子放在我手能伸到的地方,我会把脚舒舒服服的缠在他的腿上,听他不停的讲着蹩脚的笑话,他会出门细心的带上纸巾和矿泉水,有时候,我总是嘲笑他,嘿,小伙子,你上辈子一定是个女孩子。

25岁,我读研,施先生工作了,我们的距离只有动车一个小时的距离,我们每个月都会去几次对方的城市,一起骑车,一起郊游,一起做饭,每到厨房,看着他将围裙套在自己脖子上的一瞬间,总是想,天呐,好想一直过着这样温馨的家居生活,好想这一刻就嫁给他。

或许每个男孩子在成为男人的时候都会犯错,我愿意原谅他,并感谢给我成长。

我们以后的家应该放一个大大的浴缸,一定要放在卧室里,最好阳台可以晒晒太阳,对了,还要养条狗狗,这就是我们所向往的家。

而这一刻,我牵着施先生的手,走出售楼部,沿着昏黄的路灯,路旁的车辆熙熙攘攘,晚上的风吹着格外清新凉爽,原本需要坐公交的路,我们俩就一直走着,一路上兴奋地聊着未来的家是什么样的,两个人都显得异常兴奋,一直走到了地铁站,都未发现我们走了那么长的路。

亲爱的施先生,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离。


评论(4)
热度(5)
 

© 鲛人的泪 | Powered by LOFTER